第10章 赵本源的为难
A+ A-

他的唇极凉,带着彻骨的寒冷,冷的我想要后退,却在他强势的气息之下一再瑟缩,任由他的蹂躏。

许久过后赵天易松开我,我脚下发软,几乎站不住,扶着赵天易的手臂堪堪站稳了身形。

我呼吸急促,一颗心几乎要从胸口跳出来了,轻咬唇角,他为什么要亲我?

赵天易若无其事的抽出纸巾,似有嫌弃的擦拭唇角,眉心微拧,阴凉说道:“我只是在行使我的权利。”

他扫了一眼我,缓缓说着:“你的确是我名义上妻子最好的人选。”

我怔了一下。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喜欢,只会让我越加厌烦的女人。”赵天易丝毫不掩饰对我的嫌弃和厌烦:“难怪本源宁可和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也不会娶你了。”

我脸色顿时苍白,心口仿佛堵了一块大石头,压得我几乎喘息不过气来。

赵天易将纸巾扔在地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汽车的引擎重新启动,随即离开。

我呆怔在原地,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直到双腿发麻才拖着沉重的步伐进门。

第二天一早我去了医院,我爸的情况并不算乐观,即便是赵天易请来最为专业的医护团队面对我爸的病情还是感到棘手。

我爸躺在病床上,脸色青紫的吸着氧气,全然没有了往日意气风发的样子。

我站在门口不由红了眼眶,吸了吸鼻子强忍着泪水,佯装若无其事的推开病房门。

我爸看到我来显然有些激动,朝着我的方向伸着手臂,嘴巴一张一合急切的想要说着什么。

我快步走过去,一把握住他的手,轻声询问:“爸,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我爸虚弱的握着我的手,断断续续说:“真真,保、住、夏氏,一定要!”

我爸的眼里带着水光看着我,满脸的殷切。

“夏氏是准备留给你的嫁妆,不能、落到外人手上。”我爸的声音越发小了,气息都喘不匀却强撑着说出完整的一句话来。

在这一刻,我切实的体会到亲情对我来说究竟是多么的重要。我想要我爸好好的活着,像从前一样,还想让齐珊和赵本源滚出夏氏!

“爸,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保住夏氏的。”我用力握紧了我爸的手,一字一顿的说。

我爸听我这样说,满意的点了点头,整个人仿若没有了力气一般瘫软在床上。

我安顿好我爸的事情,就去了辰漾集团。

路上和齐琛通了电话,径直去赵天易办公室等他,直到赵天易结束早会回来。

赵天易在看到我那一刻,他似乎有些讶异,挑眉问:“你来干什么?”

他的语气中夹杂着三分不悦,还带着七分的质问。

我知晓赵天易的脾气,赔着笑脸问:“赵总,按照合同我已经履行了我的义务,你答应帮我的事情是不是应该要履行了?”

赵天易慵懒靠着沙发,修长的手臂打在扶手上,锐利的眼上下打量着我:“你希望我怎么履行。”

他的嗓音低沉,尾音上挑,语气中带着淡淡的戏谑。

我吞咽着口水,强装镇定:“我想要回夏氏工作。”

赵天易故作惊讶:“你不是在夏氏工作吗?”

“你知道我被赶出来了。”我咬着唇,艰难说着。

赵天易唇角上扬,眉宇间挂着淡淡的笑意,似乎是在无声的说:“看看,你是多么的可怜。”

在他锐利的目光注视之下,我脸色越发苍白。

“可以。”冗长沉默过后,赵天易缓慢开口。

听到他同意,我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松下来,还未开口,他继续说着。

“我从不做亏本的买卖。”赵天易抬眼看着她,一双狭长的眼不带有温度,炯炯盯着我:“夏真,人情都是要还的。”

我顿感呼吸困难,心中油然生出一份不安,简直是在和魔鬼做交易。

“按照合同来说,这是你分内的事。”我面上维持着笑意。

赵天易只是笑并没有回应。

我目的达成也不想和赵天易继续演戏下去,从辰漾离开直接去找齐珊。

我过去时,齐珊正锁着眉头看文件,不时抓着波浪长发,一脸不耐烦的样子,看到我顿时坐直了身子,满脸敌意的盯着她:“你过来干什么!”

我攥紧手指,沉缓说着:“整个公司都是我的,你说我来干什么!”

齐珊将文件推到一边,娇小的身子窝在转椅里,轻飘飘的说:“夏真,是那个糟老头子把所有股份都转到我名下的,以后这个公司就不叫夏氏了,你说叫齐氏怎么样?”

我胸口堵的难受,恨不得撕碎她那笑意盈盈的模样:“你别忘了我老公是怎么警告你的,惹怒了他,你觉得你还会有什么好日子过吗?”

齐珊脸上的笑意顿时僵硬,恶狠狠的盯着我,半晌都没有吐出一个完整的音节来。

正在两人僵持不下时,办公室的门被大力推开。

赵本源面带急色,似是在担心什么。

我看着他,他脸上明显有伤痕,嘴角和眼尾有明显的淤青。

齐珊见他过来,急忙走过去,撒娇一般说着:“本源,把她赶出公司去,我不想看到她。”

赵本源抿着唇,扫了一眼我,握紧齐珊的手,低声说着:“珊珊,别闹。”

齐珊登时来了火气,大力推搡着赵本源,不满抱怨:“赵本源,你是不是对她旧情难忘?你别忘了你都答应我什么了。”

赵本源脸色难看,急忙抓住她,凑到她耳边小声说着什么,齐珊不再闹腾,脸色惨白呆呆的看着我。

我虽然不知道赵本源究竟和齐珊都说了什么,但也能想到,一定是赵天易给赵本源施压,或许赵本源脸上的伤就是赵天易的手笔。

有了赵天易在背后给我撑腰,我底气十足。

“我可以不把你赶出公司,但是公司里不能留下闲人。”赵本源看了一眼我,继续说着:“和康泰的合作案一直都是你在负责,前期公司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人力和物力,合作案谈崩了对公司造成很大的损失不说,对公司的影响也很大。既然这个合作案是你负责的,只要你能把和康泰的合作案拿下来,我就同意让你留下。”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