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睡客房?
A+ A-

苏夏缓缓抬头,盯着自己头顶那个弧线悠扬的下巴看了许久,才不甘心地承认这么好闻的味道,居然是出自纪殊彦的身上。

但是他怎么会来这里?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

纪殊彦伸手将她手里的玻璃瓶给取下了,扔到了一边,另一只手还握着刀疤男的手腕,始终没有放开,嘴唇轻启,吐出了几个无比清晰的字眼。

“胆子挺肥,我的女人也敢动?”

清冷的嗓音瞬间在整个舞池的中央炸响,引起了一片窃窃私语的回应。

苏夏张了张嘴,震惊地站在了纪殊彦的身后。

他不是和自己约定好了各走各的路吗?这样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来了,和办了个发布会有什么区别?明天这个消息大概就会传遍全城吧?!

她咬牙低下了头,即使是视线下移,也能够立刻感受到四周朝着自己飞过来的眼刀凉意惊人。

刀疤男在看清了来人之后,连“疼”字都不敢再喊出来了,咬咬牙忍了下来,陪着笑脸开了口:“纪纪纪少……这……”

他转头看了看苏夏,又识相地将眼神缩了缩,心里一片恐惧和震惊。

这女人居然是纪殊彦看上的?!今天出门时没看黄历啊……居然走了这么大一个背字!生生撞上阎王爷了!

纪殊彦微微抬头,眼神轻蔑地在刀疤男身上一瞥,放了手。

刀疤男立刻弯腰道:“都怪我不长眼!纪少好福气……好福气……”

纪殊彦转身,不再理会低着头的刀疤男,错身而过苏夏的身边,顺手将她往自己的怀里一搂。

两人的身高相差悬殊,苏夏几乎整个人都被他提了起来,忍不住抬头小声抗议,但得到的回答依旧是那张精致而冰冷的脸。

“纪殊彦!你放开!”她低声道。

纪殊彦目视前方,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大步朝着门口走去。

挣扎无果,苏夏也只好放弃了抵抗,转头找寻着王秋秋的方向。

王秋秋立刻伸手冲着苏夏挥了挥,两只眼睛里都溢满了星星,一看便知是正在心里默默尖叫。

苏夏咬牙,将头转了回来,跟着纪殊彦一起踏出了酒店。

一出酒店,苏夏便立刻挣脱了纪殊彦的怀抱。

“行了没人了。”她浑身不舒服,想要伸手把属于纪殊彦的特殊味道给拍掉,但怎么都没法去除。

纪殊彦冷眼看着她,抿唇不语。

“刚才的事情……”苏夏不情愿地开了口:“谢谢了。”

“惹上麻烦的前提是知道怎么处理麻烦,一头热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只有傻子才会干出来。”纪殊彦瞥了她一眼,转身上车。

这一次车并没有开走,纪殊彦也并没有关门,反而坐到了里面的座位。

苏夏刚想反驳,但看着纪殊彦的动作,一时怔愣了一下。

他不会是要……送自己回家吧?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上车。”纪殊彦冷冰冰道。

苏夏犹豫了片刻,转头看了酒吧一眼,“我朋友……”

“不会有事。”

苏夏愣了愣,耸了耸肩,坐上了车。

车门一关,纪殊彦便合上了眼,开口:“你最好安分守己点,下午刚说的话,希望苏小姐不要忘记了。”

苏夏皱了皱眉。

好好一句话为什么从纪殊彦嘴里说出来就这么让人讨厌呢?

她转头,狠狠瞪了纪殊彦一下,才开口讥讽地回了一句:“我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安分守己了,否则刚才不应该就过去陪人家喝一杯吗?不过我倒是好奇纪大少爷口口声声要求我安分守己,却在结婚的第一天也跟着来泡夜店是为什么?”

“我来谈工作。”纪殊彦皱眉,暗色的瞳孔中已经溢满了不悦。

“巧了,我也是。”苏夏笑了笑,转身也往座椅上一靠,学着纪殊彦的样子,一派气定神闲。

纪殊彦咬牙,心头突然翻涌起怒火,看着这个女人就想教训一顿。但他随即一愣,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情绪波动了。

这个女人居然可以轻轻松松便挑起自己的怒火,也算是本事。

车子在纪家门口停了下来。

苏夏转头朝着窗外看了一眼,沉默不语地推门下来。

她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提前到来也无所谓。只是纪家的装潢看起来怎么这么死气沉沉?难怪养出和性格阴鸷的纪大少爷。

“少爷。”管家模样的人已经恭候在一边,等着纪殊彦进门之后,弯了弯腰,摆出鞋子。

纪殊彦一边踏上鞋子一边吩咐了一句:“安排客房。”说完便离开了大厅。

苏夏站在原地等了许久才发现刚才那句“安排客房”的意思……是让她睡在客房。

“小姐,请跟我来。”管家客客气气开口。

苏夏咬牙,盯着纪殊彦消失的方向,恨恨地跟着管家进了另一条长廊。

到了客房,她简单看了一眼之后便将窗户关上了,洗了个澡热水澡,出门就感受到了刺骨的冷意。

这么简陋的地方,晚上温度又低……她该不会冻死在这儿吧?或者纪殊彦的算盘就是这样?

苏夏咬牙,伸手抱起了枕头,转身出了门。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