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情人挑衅
A+ A-

“请问你们少爷的房间在哪儿?”她在门口停了脚步,对着管家开了口。

管家一滞,不敢回答。

“你好?”苏夏走近了些,开口试图引起管家的注意。

管家轻咳了一声,在心里迅速做出决定。他知道苏夏的身份,按理来说苏小姐已经算是纪家正牌少奶奶了,那晚上想和少爷同床共枕也是……理所当然的。

“在……二楼的走廊尽头。”管家低声道。

“谢谢了。”苏夏道了谢,大步迈去,很快就在门口站定,勾唇,将门把一压。

咔。

预料之中的开门声没有传来,而是反锁之后的卡声十分清脆。

“纪殊彦……”苏夏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嘴唇边蹦:“开门!客房太冷了,我睡不惯!”

半晌,里面没有传出任何动静。

苏夏恨得牙痒,明知道纪殊彦不可能给自己开门,还是不甘心地回神踹了门一脚,转身离开。

房内。

一人拿着书本,暖黄色的灯光照着纪殊彦唇角的弧线缓缓上扬,又迅速落下。

第二天。

苏夏睁眼时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寒意侵人,果然有些感冒了。

她抬头看着陌生的房间陈设,彻底清醒,意识到自己现在身处纪殊彦的客房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头一低,突然一愣。

身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张灰色的毯子,触手的质感极好,看起来便知道价格昂贵,和这个房间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这……是纪殊彦的?

苏夏不敢相信地伸手拿起了毛毯,放在鼻尖轻轻一嗅,立刻确定了。

纪殊彦身上的味道真是该死的好闻闻过一次之后便不会忘记。一定是他的。

他有这么好心,半夜居然过来给她盖被子?

苏夏犹疑地下了床,换好衣服后朝着餐厅走去。

今天学校还有一些毕业的东西要领,她的收拾一下出门。

走到餐厅时,苏夏没有放慢脚步,估摸着纪殊彦应该已经离开了,所以不罚和动作就更加大剌剌起来,往桌上一坐。

“苏小姐,吃点什么?”管家笑眯眯地问。

“你手上的就行。”苏夏道。

管家看了眼手上的餐盘,递给了苏夏,随后又进了厨房。

苏夏掏出手机,低头快速解决三明治和牛奶,吃到一半,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吃没吃相。”熟悉的冷漠语句瞬间进入她的耳中。

苏夏一噎,转头看见了踩着拖鞋穿着睡衣的纪殊彦,心里腹诽起来。

也就是这个男人,能把家居服都穿出黄袍的感觉,慵懒华贵,自带气场。

可惜了……长了一颗石头心。

“你怎么还在?”苏夏回了头,继续解决自己手里的早餐。

纪殊彦盯着她的动作直皱眉头,“这是我家。”

“精英此刻应该出现在办公室里喝上美女助理亲手递上的清晨第一杯黑咖,而不是在这里睡到日上三竿再慢悠悠地来吃个早餐吧?我怀疑纪氏集团到底是不是你在背后操作的了,纪殊彦,你都是靠运气走到今天的吗?”

管家走了出来,感受到了暗潮涌流的气氛,立刻将另一份早餐给放下了,擦了擦手走出餐厅。

苏夏一瞥眼,发现那份早餐和自己正在吃的这一份一模一样……看来刚才是她抢了纪殊彦的早餐。

“多谢夸奖。”纪殊彦给了四个字回答,坐了下来。

苏夏咬牙,觉得面前这张脸真是越看越欠扁,一分钟都忍受不了了。

她猛地将刀叉一放,脑子里鬼使神差地浮出今天早晨盖在身上的那床毛毯,道谢的话语却始终都吐不出来,憋了半晌,还是转身离开。

算了……她从前一直都觉得世界上是不可能存在克星这种东西的,直到纪殊彦出现,简直是完美地向她解释了这个词的含义。

总之她和纪殊彦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撞也撞不到一块儿,一见面就必然要互相扎上两刀才罢休。

“吃饱了,慢用。”她转身离开。

纪殊彦看了她背影一眼,重新低头吃起了自己的早餐。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