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亲昵
A+ A-

纪殊彦一转手,将苏夏搂进自己怀里,深眸里悄然闪过一抹不经意的温柔但很快又恢复平时的高冷严肃:“夏夏,爷爷问话呢,别害羞。”

苏国邦见状,眼睛都笑成了两条缝,不住地点头,边笑边道:“好!好……看着你们两个感情这么好,我也就放心了。夏夏啊,过来。”

苏夏不情地朝前走了几步,站在了爷爷身边。

苏国邦摸了摸她的头道:“婚礼的事情我们两家大人商量着办就行,今天主要呢是想叫你们来跟前嘱咐两句。爷爷老了,你们年轻人的世界爷爷也不太懂,以后殊彦是可以全身心信任的人,爷爷就把你交给殊彦了。还有以后的经济大权,也由殊彦管,省得你一天到晚的在外面乱玩。”

苏夏一愣,立刻转头:“经济大权?”

她脑子空白了一瞬,某些烟花突然在头顶爆炸开来,炸得她晕头转向,一时间难以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也就是说……以后纪殊彦松口,她才有零花钱?凭什么?!

“爷爷,我不同意。”苏夏咬唇,“经济来源我要自己管着,用不着别人。”

苏国邦脸色一沉,“你又乱说话了。什么叫别人?殊彦是别人吗?”

“你让他管着……”她怕是连饭都别吃了!

最后一句话苏夏硬生生给咽了回去,克制克些。

“怎么?不行吗?”苏国邦皱眉,“殊彦比你有能力,尤其是管理方面,整个公司都被他整得井井有条,爷爷信任他。”

苏夏鼻尖突然一酸,眼眶有些泛红。

“那爷爷有考虑过我吗?我的感受,我的想法?”

她从小到大没有干过任何一件实质意义上出格的事,这一次虽然听话地嫁了,但是直到现在她也不明白爷爷为什么让她嫁给一个自己根本不了解的男人。

前后没有丝毫缓冲的时间,仿佛一夜之间她就多了一个丈夫,这个丈夫还有权利限制和管理她的一切。这是嫁孙女还是卖孙女?

苏国邦一愣,随即脸色涨红,怒气在眼底翻腾,“我还以为你两天就有长进了!没想到还是这么顽劣!”

“别人的孙子怎么都是好的,自己的孙女总是差人一截!你宁愿相信外界传言,都不愿意相信从小到大和你一起生活的人!”

“夏夏。”一声冷静的语调突然将周围的气氛都降至冰点。

苏夏转头,看见了纪殊彦冷漠的眼神,抿了抿唇,但刚才升腾起来的委屈和不甘都在瞬间有了消退的迹象,仿佛这个男人天生就带着某些力量,气势一起,万物噤声。

纪殊彦抬头走了过来,看了看她,开口:“不管怎么样,有火气也不能对着爷爷撒。要闹别扭回家去闹,爷爷年纪大了,禁不起你这样闹腾。”

苏夏胸膛起伏,几乎要爆发,但眼神一触及到苏国邦两鬓斑白的痕迹,就不得不承认纪殊彦说的是对的。

这么闹下去,爷爷身体本就不好,还不知会气成什么样……

苏国邦的神色稍稍缓和了些,见状,更加确定只有纪殊彦才能制住苏夏。

“行,你们是一家子,我走。”苏夏点头,转身拉起自己的包包往外走去,克制着自己腔调里的颤抖,一脚跨出了苏家的大门,“我给你们爷孙俩腾地方!”

“要下雨了!你去哪儿玩!”苏国邦叫了一句,苍老的语调里染上了几分焦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